您當前位置: 新聞 >> 政務信息 >> 生態玉溪圖片
星云湖封湖禁漁期緣何要延長到兩年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9-30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點擊: ]

從今年開始,沿襲多年的星云湖漁政有了改變,禁漁期由一年改為兩年。這樣的改革原因何在?禁漁期調整后將會對星云湖漁業發展和漁政管理帶來怎樣的影響?

星云湖的滄桑之變

開湖日成百上千的漁船整裝待發
開湖日成百上千的漁船整裝待發

一張禁漁期調整的通告,就張貼在張云海家房屋的南墻上。

通告上的內容,早已為星云湖畔的群眾所熟知:從2019年1月23日至2020年12月25日,星云湖水域內禁止一切魚類捕撈活動;禁漁期間,禁止收購、加工、晾曬星云湖魚類……

每每從通告旁走過,張云海常常會駐足觀看。其實,通告的內容他早已了然于心。在星云湖里打了一輩子魚,老人對漁事的關心,已成為一種本能。

記者到江川區大街街道河咀社區采訪時,83歲的張云海正在家門口裝網。作為一名資深的漁民,他這輩子用過的漁網有麻線網、蠶絲網、尼龍纖維網……最大的拖網足以蓋住一塊籃球場,需要十幾個人用三四條船同時操作……

從小到大生活在星云湖畔,張云海用各種各樣的方式捕過魚,小時候,他在小河里竭澤而漁,他到湖邊垂釣,他用撈斗捉、網叉刺、推笆撈、下花兒誘;長大后,他支地籠、用扳罾,他劃著用輪胎做的小皮艇捕魚,他撐著木船入湖撒網……在這位老人身上,簡直藏著一部星云湖漁業的歷史。

星云湖原名星海,民間俗稱浪廣海,湖泊面積34.3平方公里,總容量1.84億立方米。星云湖底部平緩,水深和水溫適中,湖內浮游生物和底棲生物多,魚類餌料豐富,湖內主要魚類包括鯉科、鰍科、合鰓科、鱧科、鯰科五科十九種,其中大頭魚、星云白魚等土著魚類聞名遐邇。

時易世移,伴隨著漸漸老去的漁民,與他們相伴的湖泊似乎也在變得衰老。在張云海眼里,星云湖發生了三大變化。

他說,首先,湖變小變淺了。原來走出家門,一兩分鐘就能到湖邊,20世紀70年代初期,湖水通過大河,能一直通到縣城邊,原來的縣醫院、下營村甚至還有漁船在附近停泊;現在湖變遠了,湖泊近岸淤泥堆積嚴重。其次,湖水變臟變臭了。以前,村里家家戶戶一直到湖里挑水喝,打魚人在船上弄吃食,都是直接舀湖水燜飯;現在湖水里漂滿了藍藻和死去的水草,湖水已經不能直接飲用。第三,湖里魚變少了。20世紀60年代,張云海所住的河咀社區(原河咀村)曾有過一大卷網捕撈起六七噸魚的歷史,“魚發”的時候,挑著籮筐到湖邊就能滿載而歸,就是在通向湖泊的河道里,也能撈到十幾斤的大魚,而現在垂釣的人從早守到晚,一天也不見幾條魚上鉤。

20世紀80年代后期,隨著湖泊水質下降,加上越來越發達的捕魚技術,享有天然養魚場美譽的星云湖的魚類資源逐漸枯竭,主要靠投放苗種維持漁業產量,成為典型的放養型湖泊。星云湖每年的開湖,變成了漁民“吃一頓”的盛宴,每年開湖后兩三天,就很難捕到魚了。

張云海說不清星云湖的水質什么時候開始變壞。查閱環保部門的歷史監測數據,記者找到了答案:1982年,星云湖水質依然介于Ⅰ類和Ⅱ類之間;1993年降到了Ⅲ類;1995年降到Ⅳ類,污染嚴重的地段已經到了Ⅴ類;2000年降到了劣Ⅴ類。2018年,星云湖全年水質綜合評價為劣Ⅴ類,最多的污染物是總磷,超標10.4倍;其次是總氮,超標2.43倍。

星云湖的現狀,讓像張云海這樣的老漁民感到痛心。能夠看到星云湖恢復水清魚躍,成為他們內心最大的企盼。

禁漁期的調整之由

2017年,羅江鵬受命擔任玉溪市撫仙湖管理局局長。從小生活在湖畔,羅江鵬對養育了一代代人的母親湖有著深厚的感情,對星云湖的歷史和現狀了如指掌。在一次環湖考察時,羅江鵬對記者談起了自己治理星云湖的思路,其中就有延長禁漁期、調整漁政管理體制的構想。

那時,羅江鵬并不知道,有一位魚類研究專家一直在關心著星云湖的治理。對星云湖命運的共同關注,讓兩人有了交集,并在以漁凈水、以漁治水上達成了共識。

如何讓星云湖逐漸恢復“魚米之鄉”本色?中國科學院昆明分院分黨組副書記、研究員楊君興認為有兩條路要走:一是外源治理,通過環湖截污,把城鎮的生活污水、垃圾和農田排放的、含有肥料的污水等截住,進行無害清潔化處理,盡可能減少氮、磷、碳等物質排放到湖泊;二是內源治理,通過湖內生態修復,合理配置湖泊各個生態位所需的生物量,通過魚類消耗湖泊內的氮、磷、碳等物質,讓這些導致湖泊富營養化的營養物質減少,湖泊水質就會向好的方向變化。

楊君興把這些想法寫成了書面材料,該材料被省政府作為內參刊發,引起了玉溪市人民政府的重視。在市長張德華的推動下,今年5月31日,玉溪市撫仙湖管理局經過與江川區人民政府協商,決定將封湖禁漁期延長到兩年作為星云湖保護治理的一項重大措施加以推進。

多年來,江川區對星云湖實施了“控源截污、內源消減、河道整治、水體置換、生態治理”五大工程,星云湖水質有轉好的勢頭。

今年底,星云湖一級保護區范圍內的房屋、人口將全部退出,1577.8畝一級保護區內已無農田;2018年,星云湖全長19.2千米的環湖截污干渠建設初步完成,項目總投資6.79億元,預計年削減入湖總氮303噸、總磷54噸、氨氮180噸;另外,江川還通過實施河長制、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修復、產業結構調整等一系列工程和非工程性治理措施,使星云湖保護治理步步深入。

星云湖外源治理的成效開始顯現,內源治理也在陸續展開。近年來,江川區實施了星云湖污染底泥疏挖及處理工程,在8.98平方公里、污染層厚度超過50厘米的重污染區,清除淤泥700多萬立方米;星云湖水葫蘆打撈工程和藍藻治理工程也開始實施,將在星云湖北岸建設日處理1萬立方米的藻水分離站。

延長禁漁期這項湖泊內源治理措施的實施,趕上了大好的機遇。

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率先在長江流域水生生物保護區實現全面禁捕;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強長江水生生物保護工作的意見》,提出到2020年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實現常年禁捕;2019年,農業農村部等十部委聯合下達《關于加快推進水產養殖業綠色發展的若干意見》,鼓勵在湖泊水庫發展不投餌濾食性、草食性魚類增養殖,實現以漁控草、以漁抑藻、以漁凈水。

星云湖土著魚類日趨式微。圖為江川星云白魚種群恢復試驗站保育的星云白魚。
星云湖土著魚類日趨式微。圖為江川星云白魚種群恢復試驗站保育的星云白魚。

據玉溪市撫仙湖管理局資源管理科負責人業永春介紹,今年以來,延長禁漁期在全國各地形成了大勢。如:從2019年1月1日起,長江流域44個水生生物保護區由季節性禁漁轉變為永久全年禁漁,以便更好地保護江豚、鱖魚等重點保護魚類的產卵場、棲息地和洄游通道。從2019年1月1日起,總面積約333.33平方公里的巢湖漁業生態保護區開始全面實行永久全年禁漁。2020年1月1日起,江西省水生生物保護區和長江干流江西段將全面禁止天然漁業資源生產性捕撈;從2021年1月1日起,鄱陽湖區將全面禁止生產性捕撈,禁捕期為10年。從2019年1月1日起,大理市對洱海實行全年封湖禁漁,全湖永久禁止一切形式的捕撈作業。

聞名遐邇的星云湖大頭魚
聞名遐邇的星云湖大頭魚

多年來,玉溪市內外均有許多以漁控草、以漁抑藻、以漁凈水的成功案例。如:2000年至2004年,中國科學院武漢水生生物研究所在滇池實施的研究項目表明,每條鰱魚每生長1千克,需要吞食藍藻40~50千克,一條成體鰱魚年平均能吞食藍藻約100千克,按直接消化率為30%計,也可清除30千克的藍藻。2011年2月下旬,玉溪東風水庫藍藻爆發,2011年3月向水庫投放鰱魚、鳙魚17776千克,鰱魚、鳙魚比例為7∶3,到2011年4月,藍藻明顯消失,控制藍藻效果明顯。從2013年開始,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和云南亞美湖泊水質治理有限公司合作,在杞麓湖有針對性地放養鰱魚、鳙魚、高背鯽、大頭鯉、杞麓鯉等不同生態位的魚類,成功構建了杞麓湖生態修復體系,實現了杞麓湖水生態系統向良性方向發展。2017年,杞麓湖成為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中第一個水質從劣Ⅴ類提升為Ⅴ類的湖泊。

楊君興認為,杞麓湖的成功經驗,對鄰近且湖泊類型相同的星云湖具有重大的參考價值,這也是在星云湖實施延長禁漁期的重要參考。

禁漁期調整后的漁業之路

開湖后的熱鬧魚市
開湖后的熱鬧魚市

二十多年以前,隨著漁業變得越來越艱難,星云湖畔的漁民紛紛開始轉型。據江川區大街街道河咀社區黨總支書記、居委會主任王喬信介紹,大多數村民完成了由漁民向農民的轉變;一些人選擇外出闖蕩,利用他們熟悉魚性的特長,承包水庫、池塘養魚;一些人選擇了經商,從事漁網漁具加工和經營;一些人利用祖輩摸索出的烹魚技術,把銅鍋魚、石鍋魚之類的餐館開到了大江南北……

正因為大多數農戶都不再依靠漁業為生,這次星云湖封湖禁漁期從一年延長到兩年,并沒有掀起許多人料想中的軒然大波。

為了籌備江川魚文化展館,云南江川李家山青銅器博物館館長李紅成跑遍了江川沿湖村莊,遍訪各地打魚人,對本地漁事文化有著深入的了解,他認為延長封湖禁漁期是大勢所趨,有利于星云湖治理。

在市農科院的農科人員馬文彬看來,兩年的禁漁期不是長了而是過短,應該向洱海、鄱陽湖等湖泊看齊,把禁捕期延長到五至十年。

江川區畜牧水產站研究員張四春告訴記者,由于星云湖水體富營養化嚴重,湖內各種食性的魚類必須達到一定的有效存量,才能達到以漁凈水的目的,魚長到成年便生長緩慢,不及時捕撈是漁業資源的浪費,但掠奪式捕撈并不可取,禁漁期長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控制好網目,做到捕大留小。

“禁漁期調整后,如果魚產量還不如調整前,那就鬧笑話了。”江川區江城鎮侯家溝村黨總支書記秦文生告訴記者,禁漁期內能否管住偷捕偷撈和擅自提前捕撈行為,是沿湖群眾最關心的問題。

禁漁期調整后星云湖漁業之路該如何走、管理部門如何守好湖成為社會各界普遍關心的問題。

對如何守好湖的問題,玉溪市撫仙湖管理局副調研員吳濤表示,市、區湖泊管理部門將加大綜合行政執法力度,重點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落實好漁船歸港制度,做到船靠港、人上岸、網入庫;二是以科技手段提高監管效率,通過引入環湖可視監控、無人機、夜視儀等裝備,讓違法捕撈無所遁形;三是重拳打擊各類違法偷捕行為,湖管部門將同公安、檢察院、法院等部門密切合作,重點打擊封湖期間電魚、毒魚、炸魚,以及有組織的違法捕撈和捕撈中劃地為界、暴力抗法等行為。

據玉溪市撫仙湖管理局副局長馬虎介紹,下一步,星云湖漁業將圍繞三方面重點統籌發展。首先,做好科學投放工作,玉溪市撫仙湖管理局將同相關科研單位合作,開展湖泊生物資源調查,以此為依據確定投放品種、規格、數量,使投放成本最小、利益最大化。其次,規范捕撈行為,使星云湖的捕撈按照科學合理、可控和有計劃、有組織的方式進行。最后,要實現多方共贏,借鑒外地成功經驗,探索“科研院所+企業+漁民”的星云湖漁業管理模式,既建設生態湖泊,又兼顧星云湖沿湖漁民利益和高原湖泊水產品交易的實際,實現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三贏。

星云湖以漁治水的工作剛剛破題,要做好這篇文章,還待各方共同努力。對多次改革的星云湖漁政來說,禁漁期由一年延長到兩年只是前行的一小步,但對湖泊保護治理這盤大棋而言,這一小步十分必要。(玉溪日報記者 邢定生)


【短 評】禁漁期改革有利于湖泊保護治理

□ 汪啟

作為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中兩個尚未擺脫劣Ⅴ類水質的湖泊之一,近年來,星云湖治理正在提速。隨著一系列工程措施的實施,其外源治理的成效已開始顯現,而作為內源治理的一項重要措施,實踐證明,以禁漁期延長為契機,實施以漁控草、以漁抑藻、以漁凈水,無論對湖泊污染治理還是保護漁業資源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要讓禁漁期改革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最大化,應當做好四方面工作。

一是加強改革的解讀和宣傳。從環境資源保護、湖泊生態保護的高度,從有利于漁業結構調整和漁業可持續發展的高度進行宣傳,讓更多的人理解改革,支持改革。

二是做好科學管控。做好星云湖封湖禁漁投放魚種與產量、魚類對湖泊藻類抑制效果的研究,讓禁漁期調整發揮出更大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

三是做好漁政執法監管。加大對漁政違法行為的打擊力度,讓社會各界看到實實在在的、因禁漁期調整帶來的綜合效應。

四是繼續做好產業轉移工作,進一步引導沿湖群眾減少對漁業的依賴。在星云湖實施相關保護治理項目時,應該把第一、三產業統籌發展納入項目實施內容,多方拓展沿湖群眾增收致富渠道。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
36码特围绝不改料一肖